<thead id="p1djv"><listing id="p1djv"><span id="p1djv"></span></listing></thead>
<strike id="p1djv"></strike>
<cite id="p1djv"></cite><strike id="p1djv"></strike><strike id="p1djv"><dl id="p1djv"></dl></strike>
<strike id="p1djv"><dl id="p1djv"><ruby id="p1djv"></ruby></dl></strike>
<strike id="p1djv"><dl id="p1djv"><ruby id="p1djv"></ruby></dl></strike>
<span id="p1djv"></span>
<span id="p1djv"><dl id="p1djv"><del id="p1djv"></del></dl></span>
<strike id="p1djv"><dl id="p1djv"></dl></strike>
<span id="p1djv"><video id="p1djv"></video></span><strike id="p1djv"><i id="p1djv"></i></strike>
<span id="p1djv"><noframes id="p1djv"><strike id="p1djv"></strike>
<strike id="p1djv"></strike>
<ruby id="p1djv"><dl id="p1djv"></dl></ruby>
<span id="p1djv"><video id="p1djv"><ruby id="p1djv"></ruby></video></span>

弘翔能源書籍

最新網址:www.nahdlatul.com

繁體版 簡體版

弘翔能源書籍 >甜妻若水

甜妻若水

原本陸隱以為邪家就算建在骨頭上,表面也至少裝扮一下,比如用泥土遮蓋表面骨頭。

但他太小看邪家了,骨原居然就是真真切切的骨頭,他行走在骨頭上,總感覺奇怪。

“陸盟主,你是不是累了?看起來沒什么精神”,邪小仙靠近陸隱,帶來幽香。

陸隱抿嘴,“可能吧”。

“那我侍候你休息吧”邪小仙目光明亮道。

陸隱連忙拒絕,“邪族長,不知什么時候帶我看那些死冥族的東西?”。

邪阿花嬌笑,瞥了眼邪小仙,隨后看向陸隱,“陸盟主這么急嗎?還是先讓小仙侍候你休息,等休息好了再去?”。

“不用了,我真有急事”陸隱催促道。

邪阿花惋惜,“那好吧,陸盟主請跟我來”,說完,看了眼邪森。

邪森消失。

不久后,邪阿花與邪小仙帶陸隱來到一片空曠的白骨平原,邪森就站在不遠處。

當陸隱他們到達后,邪森腳底白骨移動,隨后露出一個巨大的深不見底的坑洞。

邪阿花走到坑洞旁,“陸盟主,請”。

陸隱帶著第二夜王跟隨邪阿花躍入坑洞。

七字王庭,除了一個夏戟,沒人能威脅第二夜王,陸隱很放心,而且他也想不到邪家對付他的理由。

坑洞直通骨原地底中心,有一片巨大空曠,類似宮殿的地方,因為陸隱前方就是一座類似青銅材料的大門。

“這里是你們住的地方?”陸隱問道。

那扇青銅大門足有千米高,可以想象內部空間何等巨大,整個骨原看來并非全都是白骨,內部有巨大的空間。

來到這里,邪阿花整個人變了,表情肅穆,邪小仙也一樣,彷如朝圣。

“我邪家居住在骨原之上,這里,是存放死冥族物件之地”,邪森第一次開口,語氣比較沉重,說著,走到門前,抬手按在上面,緩緩推開。

當大門完全打開,陸隱看清了內部。

果然是一座宮殿,雖不算奢華,卻帶著無與倫比的威嚴與大氣,一眼望不到頭,詭異的是卻沒有一個人。

隨著門打開,整個宮殿都亮了,照亮宮殿的,是一種奇怪的石頭,散發熒熒光輝,積少成多,令宮殿既明亮,又不刺眼,還帶著頗為舒服的暖意,一下子驅散了骨原地底那股寒冷。

邪阿花走進宮殿,面朝陸隱,“陸盟主,在這里,你將發現真正的邪家”。

陸隱感興趣了,“真正的邪家?這么說,之前對邪家的認知可以推翻了?”。

邪阿花嘴角彎起,“可以”。

陸隱一怔,本來他只是隨便說一句,沒想到邪阿花居然這么回答,這一刻,他重新打量邪阿花。

邪阿花也在打量著陸隱。

對視片刻,陸隱淡笑,抬腳進入宮殿。

“整座宮殿都存放死冥族的東西?”陸隱問道,并沒有以場域橫掃,不禮貌。

很久以前溫蒂宇山就提醒過他,在外不要隨意使用場域

,容易引起誤會,這句話他記到現在。

邪森和邪小仙都留在大門那,進入宮殿的只有邪阿花,陸隱與第二夜王。

聽了陸隱的問題,邪阿花忽然道,“陸盟主,你有沒有想過我邪家為什么與死冥族為敵?而且寧愿死拼,也不想放過死冥族?”。

陸隱詫異,他還真想過,來邪家除了對死冥族的東西,對可能存在的祖境強者骨頭感興趣外,也想問問邪家與死冥族成為死敵的原因。

“為什么?”陸隱好奇。

邪阿花嘴角帶起淡淡笑意,“陸盟主在至尊賽最后一戰成名,同輩稱尊,那股力量,與死冥族很像”。

陸隱目光一凜,“邪族長的話,我聽不明白”。

第二夜王抬眼,盯向邪阿花。

“沒猜錯,陸盟主的力量與死冥族力量同源,難道就沒想過,我邪家既然如此敵視死冥族,難道不會敵視陸盟主你嗎?”邪阿花盯著陸隱,并不在乎第二夜王威脅,“難道陸盟主對你身邊這位老前輩就那么放心?認為他可以保護你?”。

“陸盟主有沒有想過,我邪家哪怕拼死也要滅了死冥族,而你,力量出自死冥族,更盛死冥族,孤身來到我邪家,你就沒擔心過?”。

第二夜王忽然出手,一把抓住邪阿花脖頸,目泛殺機,“你找死”。

陸隱臉色嚴肅,邪阿花的問題提醒了他,一直以來,他確實沒有站在死冥族的角度上考慮過問題,他自認自己并未被死氣改造,與死冥族無關,然而在別人看來,他的力量就屬于死冥族,至少出自同源。

丰满农村熟女大码_欧美日韩在线无码一区二区三区_欧美日韩国产码综合二区_日本三级香港三级三级人!_大香伊蕉在人线国产网站